????一团耀眼的白色光球划破黑暗,在风雨中冲向天空,在阴沉沉的乌云背景中怦然炸裂,化为一团在极远处都清晰可见的明亮光团。

????帕拉梅尔高地西北部,被地势和树林遮掩起来的一片阵地中央,一台庞大而充满压迫力的战争机器正静静地蛰伏在轨道上,密集的雨帘泼洒冲刷着它黑沉沉的装甲板,提丰人的信号弹打出的闪光照耀在湿漉漉的钢板表面,泛起一片浮光。

????铁王座关闭了车体外部的所有主要灯光,各车厢的窗口也升起了不透光的护板,在一片昏暗中,只有寥寥几处微弱的信号灯在车体表面闪烁着,这微弱的光辉被雨幕和昏暗的天色笼罩着,朦朦胧胧,百米外便几乎难以察觉。

????装甲列车战术段内,一名指挥官来到菲利普面前:“提丰人的先导骑士团打信号了。”

????“他们在给后方待命的超凡者军团打信号,”菲利普平静地说道,“通知武库段做好准备,所有主炮指向长风要塞东部平原。”

????“是,将军。”

????菲利普回过头,看向不远处的全息投影,在发出幽幽蓝光的水晶上空,浮现出的是外部监视器传来的列车外景象。

????雨越下越大,天色越发阴沉,寒风裹挟着雨幕,泼洒在这片靠近边境的土地上。

????感谢这场雨,铁王座早在半个小时前便抵达了帕拉梅尔高地西北的预定位置,随后便进入静默状态,一直等到现在。

????在风雨中,夜幕已经渐渐降临。

????现在,就等提丰人的超凡者军团进入缓冲平原了——不管他们是铁河骑士团还是黑钢骑士团,只要进入集群冲锋状态,他们就必然无暇撑起护盾,无暇抵挡来自铁王座的主炮轰击,四门要塞级主炮的轰炸再加上长风要塞目前装备的轻型、中型魔导炮的火力,任何军团都只能倒在冲锋的路上。

????“可惜,这场雨也影响了我们的侦察,”一名军官在旁感叹着,“装甲狮鹫无法在这种天气升空,否则我们就能更清楚地把握提丰人的动向了。”

????“提丰人比我们受的影响更大——我们至少还有长风防线上的哨塔,他们却只有无法升空的狮鹫,”菲利普说道,“耐心等待长风要塞的信号吧,别想那么多。”

????虽然是这么说着,但菲利普在听到部下的感叹之后还是忍不住有些思绪起伏。

????装甲狮鹫是在传统兵种和魔导装备之间的折中方案,然而狮鹫本身的限制已经提前决定了这个折中方案的极限,圣灵平原的战争已经证明了空中力量的重大作用,据说现在魔导技术研究所那边一直在研究完全基于现代技术的飞行器……也不知道那飞行器走出实验室还需要多长时间……

????冬狼堡西部的三角平原上,远方升起的魔法光焰照亮了骑士们被雨淋湿的盔甲和武器,在光芒渐起渐灭的变化中,铁河骑士团的团长摩格洛克伯爵翻身上马,盔甲撞击声是这沉默的骑士团中唯一的声响。

????静静注视着远方天际的魔法光焰在云层之间弥散开来,摩格洛克伯爵慢慢举起手中长剑,号令声响彻整个骑士团:“全体都有——第三队形,缓步加速,前进!”

????整个骑士团没有一人发出声响,但所有的骑士和他们胯下的战马都在同一时间响应了命令,伴随着马蹄踩踏大地的隆隆声响起,数千骑士形成的方阵开始起步向前。

????黑暗昏沉的天光下,沉默的骑士们仿佛排列整齐的六千尊雕塑,沿着一个方向开始缓缓加速,精良钢铁附魔打造的盔甲在雨幕中泛着一种深沉的色泽,阴沉如墨,唯有闪电划过天空的时候,这些覆盖在血肉上的钢铁才会泛起一片有别于泥土和水潭的反光,仿佛铁河涌动,静谧庄严。

????而随着骑士团的整体加速,无处不在的魔力流动陡然加快,庞大的能量被这数千名从小一起接受训练,接受教育,共同生活的骑士们引导着,一点点在阵列上空凝聚成模模糊糊的高能云团,云团前端遥遥指向长风要塞。

????在骑士团后方,第二支部队也开始向前移动,这是一支没有穿戴任何金属盔甲的军队,但他们每个人眼中闪烁的魔法灵光却让任何人都不会轻视他们在战场上的作用,这支队伍皆身披蓝黑色短袍,腰间佩戴法师短剑与量产魔典,手执橡木短杖,数面黑色旗帜在其阵列上空迎着风雨鼓动不休。

????帕林?冬堡伯爵身披繁星法袍,高高举起手中法杖:“黑旗魔导师团,前进!”

????和很多人印象中在战场上行动迟缓的法师不同,提丰帝国的战斗法师们也是要接受相当程度骑术训练的——此外还有护身剑术与一定程度的体能训练。这是因为士兵化的战斗法师往往只掌握有限的一到三种作战法术,额外的训练是让他们在战场上发挥作用的必要保障。

????在这些训练的基础上,骑术精湛的魔法师团完全可以做到和骑士团一同行动——除非后者发动冲锋,否则魔法师团将始终保持和骑士团同步作战,形成不间断的远程支援。

????安德莎看不到铁河骑士团的动向,但她知道,当信号打上去之后,铁河骑士团和黑旗魔法师团必然已经出发了。

????长风要塞的塞西尔人或许已经收到帝国进军的情报,但他们准备怎么应对即将到来的军团级法术打击呢?

????曾经坚若钢铁的东境军团已经不在了,狡诈的塞拉斯?罗伦据说失踪在圣灵平原的战场上,仅凭一批立足未稳的塞西尔士兵,肯定是守不住长风要塞的……如果他们能守住,也大可不必在要塞周围设置这么多假阵地来故弄玄虚了。

????安德莎挥手荡开周围的雨线,对自己手下的顾问能够及时发现塞西尔阵地的异常感到发自内心的庆幸,否则帝国的将士们恐怕到现在还被那些虚张声势的把戏蒙在鼓里,帝国也将错失一举打开安苏……塞西尔门户的最好机会……

????但就在她如此感叹的时候,一股突然涌起的疑惑却让这位年轻的狼将军皱了皱眉。

????虚假的阵地不可能真的守住边疆,这么简单的道理自己能明白,塞西尔人肯定也能明白。

????他们制造这些假阵地显然不是用来抵挡提丰的,而是在拖延时间……

????拖延时间,极有可能就意味着塞西尔人真的有援军——他们不是真的空虚,而是援军需要时间才能抵达边境。

????从长风要塞第一次反常“增兵”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那么……塞西尔人是否其实已经拖够了时间,自己拆破他们的一重假象之后……后面隐藏的会不会是另外一重假象?!

????很多时候,敏锐的思想只需要打开一个口子,自然而然就能将很多容易被忽略的线索串联起来,安德莎觉得自己是思虑过多,有点过于紧张,然而一旦开始朝着阴谋的方向考虑,她就发现自己的想法根本就停不下来。

????从塞西尔人接管长风要塞之后,事情就一直充满诡异,这片广阔的对峙地带上,发生的事情已经渐渐超出了传统战争规则划定出的框架,她突然觉得自己必须多想一步……要知道,在长风要塞和冬狼堡之间,可是从来都不怎么讲骑士守则的!

????一道惊雷突然在天空炸响,明亮的电光划过长空,照亮了周围高低起伏的石块和植被,安德莎突然间回忆起了之前发现的那处假阵地,回忆起了那处假阵地的一个细节——

????塞西尔人应该只在每个假阵地留下了非常有限的士兵,用来充当观察哨和“演员”,那么少的士兵,被部署在和长风要塞有较远距离的帕拉梅尔高地,在面对一个整编骑士团的时候不可能没有丝毫慌乱,哪怕他们真的意志坚如钢铁,他们也至少要为自己的安全考虑考虑——除非他们压根没打算活着撤离,但如果是这样,他们就不会离开阵地,而是会用阵地上那些爆炸物和提丰骑士们同归于尽才对!

????但事实上,那些塞西尔士兵是在对提丰骑士团进行了三次攻击之后才从容不迫离开阵地的——当时已经到了骑士团可以进行短冲锋的距离。

????如此从容,必然是有着退路,那退路不可能是遥远的长风要塞,也不可能是帕拉梅尔高地上的其他防御阵地——即便那些阵地里有一两处是真的,也挡不住一整个冬狼骑士团的冲击。

????他们的退路,是一个作战能力接近长风要塞的、能够确保短时间内消灭一整个提丰骑士团的战斗集团,而且这个战斗集团一定就在帕拉梅尔高地附近!

????安德莎瞬间睁大了眼睛,紧接着回身下令:“狮鹫骑士,升空!!”

????旁边的副官被吓了一跳:“将军?”

????“塞西尔人可能在这附近藏了能够远程攻击的大量部队……这场雨影响了我们的视线!!”

????副官被安德莎的眼神震慑,紧接着就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几乎毫无迟疑,他便下令目前状态最好的狮鹫骑士立刻升空。

????在这恶劣的天气下,狮鹫本能地拒绝着靠近云层的指令,骑手不得不将一根注有药剂的空心针管刺入狮鹫的后颈,以魔药和特殊的咒文强行驱使狮鹫逆着风雨飞向天空,安德莎仰起头,死死地盯着那体型庞大的猛禽在昏暗的天色中越飞越远,渐渐成为一个模糊朦胧的黑点,而在这之后她并没有等多久,狮鹫骑士很快便返回了地面。

????魔药中毒的狮鹫跌跌撞撞地落在地上,身着轻甲的骑士从坐骑背上跳了下来:“将军!西北方向!有一个非常巨大的、怪模怪样的东西!像是塞西尔人卖给我们的‘列车’,但很巨大,很古怪!”

????安德莎的心一沉,在问明白那东西的方位之后,之前糟糕的预感彻底变成了现实。

????让大部队原地待命,她带着一部分精锐将士来到了狮鹫骑士指出的一处安全观察位置,看到了隐藏在树林和巨石之间的战争机器。

????那庞大的钢铁怪物静静地蛰伏在轨道上,全身披挂着令人畏惧的装甲,无数大大小小的魔法武器将其武装的令人胆寒。

????而最令人胆寒的,是这钢铁怪物首尾两端的巨大魔导炮——安德莎此前没有亲眼见过那东西,但她在报告里看过,在一些珍贵的、情报人员冒死送出来的魔法影像中看过,她知道那东西能用来干什么。

????能撬开世界上最坚固的堡垒。

????而那些武器现在就静静地指着长风防线的方向——铁河骑士团和黑旗魔导师团正在一无所知地向它的打击范围前进!

????安德莎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令人恐惧的战争机器仅仅早到了半个小时而已。

????算上铁河骑士团发动攻击的时间差以及铁王座炮击准备的时间差,她和那个能够决定提丰与塞西尔命运的转折点,仅仅差了不到一小时。

????“……将军,这是一个陷阱!”副官在旁边压低声音说道,“我们必须破坏掉这东西……”

????“已经不可能了,除非我们有大型攻城机械或者半个魔法师团……”安德莎咬紧了牙关,随后猛然抬起头,看向东部平原的方向。

????副官以及几名随行部下也看向了同样的方向,每一个人都意识到了安德莎这一望的含义。

????必须立刻让后面的部队停下来。

????安德莎抬起手,就要下令打出信号。

????但她停了下来——因为她意识到,一旦信号打出去,就意味着自己这支部队会暴露在那静默的战争机器眼前。

????那战争机器应该知道有一支提丰部队就在附近,但它和它里面的人还不知道这个陷阱已经暴露,它还在蛰伏着,冬狼第一骑士团还有撤离的机会。

????然而等到冬狼骑士团撤离到安全距离之后,恐怕铁河骑士团已经进入塞西尔人这个陷阱的攻击范围了。

????安德莎不敢等到那时候再打信号,她不敢赌——

????没人知道那战争机器的攻击范围有多远,但从其部署位置以及关于塞西尔魔导武器的情报推断,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多少时间——铁河骑士团的行军速度很快,这时候恐怕已经进入长风平原,她必须在几分钟内让那支部队以及后方的魔法师团停下来。

????所以在这里必须有一个人脱离大部队去发信号,骑士团其他人则迅速转移位置——帕拉梅尔高地范围很大,此刻又视线极差,那战争机器应该只能锁定发信号的人,无法锁定已经转移位置的大部队。

????这是损失最小的方案。

????在安德莎的短暂犹豫中,一名身穿短法师袍的士兵已经从后面走了上来。

????“将军,我留下发信号,请您尽快撤离。”

????安德莎盯着这个站出来的士兵,而后者坦然回应:“将军,我是专门发送信号的辅助法师,我只会各种各样的魔光术,发送信号就是我的职责。”

????在片刻对峙之后,安德莎沉声开口:“……士兵,你叫什么名字?”

????“艾利克?尤莱亚,”法师士兵挺起胸,“来自恩奇霍克郡。”

????安德莎深吸口气,上前一步,用力按住了士兵的肩膀:“艾利克,帝国将善待你的家族。”

????“在您手下服役是我的荣幸!”

????安德莎点点头,随即下令:“其他人,立即随我转移!”

????两分钟后,整个冬狼第一骑士团开始以最快的速度撤离帕拉梅尔高地。

????而在骑士团离开这片区域之后不久,一道闪光从队伍后方传来。

????安德莎回过头,看到一个明亮的红色光球从远处升起,在高空炸裂成为一团刺眼而明亮的血色光焰。

????陷阱,撤离。

????短短几秒钟的延迟之后,刺耳的尖啸声和爆炸覆盖了光球升起的位置。

????安苏738年,塞西尔元年,丰收之月35日。

????长风防线上的每一个人都和刀锋擦肩而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贝壳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beikexiaoshuo.com/11_154/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