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蹙在一起小声交流着。

????对方在说什么,徐仁杰听不清楚。

????不过可以肯定,别墅你人是在讨论他们。

????单从“庄园”里人员面色表情看……他们的整体状态应该说是不错的。

????最起码,和徐仁杰上次来“庄园”所见相比……精神了不少。

????这是一个不错现象。

????这般情况也从侧面反映了“庄园”内里情况。

????看来,“庄园”上层对“庄园”的整体管理还不错。

????否则,这边人员也不至于有这种精神状态。

????叶昊,胡晓东也各自在对“庄园”进行相应探查。

????他们自然也是注意到“庄园”幸存者面色状况。

????这个状况传递的信息还算不错。

????眼下他们最希望遇见情况莫过于就是刘牧还处在庄主位置。

????如果一切没有改变,刘牧还在庄主位置,那便是说明这一系改变都是他的成果。

????这说明,徐仁杰之前的判定是正确的。

????刘牧没有辜负徐仁杰的期许,他不仅成功坐稳了自己位置。

????并且带领“庄园”,改变“庄园”,给了“庄园”新的面貌。

????对徐仁杰他们而言,刘牧坐稳了位置,那么后续他们与之商讨合作联盟相关就会变的相对容易。

????怕就怕……刘牧已经被旁人篡夺了权势。

????另外呢,没有篡夺权势,但自身在“庄园”没啥话语权或者说话份量不够也是白搭。

????一个没法做决定的头领对徐仁杰他们来说是没有什么价值和意义。

????徐仁杰需要的不是啥空头支票。

????徐仁杰需要的是真正可以落实到行动的保证。

????他需要“庄园”给出承诺就能履行承诺。

????他可不希望等需要到“庄园”付出行动时候,对方掉链子,那样的话……他宁愿待会见到对方,对方干脆给出否定。

????这样对双方都没坏处。

????虽然,直接拒绝的结果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可从大局层面,明确的决定总好过拖泥带水关键时刻……过河查桥来的强。

????持枪守卫在头前一直给徐仁杰等人引领上了三层。

????对这个三层徐仁杰还是熟悉的。

????遥想那日他在“庄园”最后和“庄园”你人员僵持,可不就是在这三层楼栋里吗。

????重回故地,徐仁杰也是难免一些感慨。

????他特意扭脸看了看周围墙壁,地面。

????要知道,那日他和“庄园”你人马角逐之际,也是有发生过激烈枪战。

????这当间墙壁,地面都有被子弹打中留有弹孔。

????不过现在……徐仁杰左右扫过墙壁,他未有发现任何交战痕迹。

????不消说,“庄园”幸存者后面也是有对这层楼进行过修复。

????没啥不妥的。

????毕竟是生活地方,弄那么多弹孔在墙壁总是叫人不舒服。

????最关键,弄这些东西在墙壁容易令“庄园”幸存者回想起过往那些不堪来。

????对“庄园”幸存者而言,他们过往经历的东西……实在是不值得回忆。

????过去的事儿就让他过去吧。

????何况还是不堪回首的悲剧。

????摇头挥去那些无意义慨叹,徐仁杰重新调整精神。

????这次过来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和对方谈判,尽最大努力促成本次谈判,让“庄园”接受与己方联盟合作。

????持枪守卫在移动物资前停下了脚步。

????完了,扭脸冲后招呼了句:“咱到了!”

????徐仁杰看了眼面前屋子,没有啥特别标识。

????不过这间屋子旁人什么情况他不清楚,徐仁杰是非常熟悉和了解的。

????这正是之前原庄主所在房间。

????点点头,徐仁杰照旧没有多言其它。

????不管怎么着,不管他们之前在“庄园”做了什么,现在徐仁杰给自己这般人员定位很清晰,他们就是外来过来谈联盟的。

????所以,该怎么做,持枪守卫主导。

????反正己方已经距离见到刘牧只差一扇门了。

????徐仁杰不必着急啥玩意。

????耐心等待就好。

????再者说,目前局面看,刘牧在位的可能就非常高。

????理由很简单,既然持枪守卫适才说要带他们来见刘牧。

????同时眼下这间屋子又是之前“庄园”庄主办公房间。

????综合以上分析,刘牧在位不奇怪。

????叶昊,胡晓东,洪涛全部跟在徐仁杰后面。

????他们也是识趣没有询问啥。

????但大家精神层面都是紧绷的。

????因为接下来就是揭晓最终答案时候了。

????这刘牧究竟是否在屋内,是否还是“庄园”庄主,所有一切都将公示。

????“刘牧!来人我给带来了。”持枪守卫在外招呼一嗓。

????他这声招呼……正所谓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啊。

????持枪守卫可能是没有多想的随意习惯性招呼,可落在旁边这些有心人耳里,那就无可避免被解读出很多事情了。

????旁的不说,最关键一点,持枪守卫直呼刘牧姓名,这便是……叶昊是团队你较为敏感一个。

????身为骗子,和人交流行事,他会透过各种细节去分析局势,产生判断从而进行甄别。

????持枪守卫这声招呼在叶昊听来就让他觉着存在大大问题。

????搁着常理,对比自己高层人物称呼,一般都会加上特殊敬畏词语。

????比如某某主吸,某某经理等等等等,可持枪守卫没有这么做。

????就算是个小“庄园”用不着这些,那也不至于说直呼上级姓名吧。

????持枪守卫的这般招呼显得他似乎对刘牧非常不尊重。

????而这种不尊重让叶昊不得不怀疑……刘牧真的是“庄园”庄主吗?

????他活着已经是可以肯定了。

????他若是死了,持枪守卫这样招呼那就是傻子。

????可面对一个庄主直呼姓名未免太随便。

????特别是在这个“庄园”,之前进到“庄园”你,叶昊也是有和原来庄主打过交道。

????“庄园”你人们对女人称呼都是叫庄主大人。

????由此足可见他们这边幸存者有多敬畏庄主。

????也不难看出,原来庄主给这些幸存者拟定了怎样规矩条例。

????这种东西持续了一年多时间,是说改变就能改变的?

????除非本质东西发生了变化。

????这个本质东西便是……刘牧已经不是“庄园”庄主了。

????这般推断叫叶昊原本舒展面色渐而紧蹙。

????胜利者联盟团队真正需要的是具备庄主身份的刘牧。

????一个具备庄主身份的刘牧才能对谈判起到切实作用。

????否则……




欢迎大家访问:贝壳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beikexiaoshuo.com/11_318/3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