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这道结界能隐藏躲在里面的人的气息,也能阻挡凡人闯进来,但又怎能拦得住天神境的画魔?

  画魔在没有毁掉结界的前提下,不动声色地走进去。

  虚空连一点波动也没有。

  山洞里的云河也全然没有察觉到,危险已经悄悄逼近……

  透过山洞里幽暗的篝火,画魔终于看到了云河!

  此刻,云河跟小香开心地聚在一起。

  “丫头,你又给我送鱼了啊!谢谢你……”云河感激地道谢。

  小香红着脸笑了笑,指着自己的肚子,意思是说:不用谢,是我嘴馋,想吃烤鱼啦!

  “好吧,那我们今天继续烤鱼。”云河欣然笑了笑。

  他才恍然发现,小女孩今天脸上没有伤痕了!

  看来昨天她的家人没打她了啊!这是好事。

  云河多么希望,这个好心的小女孩以后能得到家人的善待,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地过上幸福的生活。

  不久,烤鱼就做好了,跟往常一样,两人一人分一半。

  这条鱼很大,就算半条,也能把肚子撑饱的。

  两人美美地拿着香味扑鼻的烤鱼,准备开餐。

  就在这时,从山洞的阴暗处传出一把尖锐而阴森的女人笑声:

  “我说宝贝,我还以为你躲到哪儿去了呢?原来你住在这里呀!你这就不对了,不但不辞而别,还躲在这里!有好吃的东西,又怎能少我这一份呢!”

  画魔狞笑着,从山洞转弯角的阴影里走出来。

  此刻她是女人的形态,走起来时千姿百态,十分动人。

  小香看到画魔突然出现,吓得连手中烤鱼都掉了,脸更是吓得没有血色,煞白煞白的,小小的身板在在颤。

  完了,完了……这魔头怎会跟到这里?

  她是发现了端倪才跟过来的吗?

  糟糕了!这回云河有危险了!

  这画魔一向最喜欢吃活人的灵魂。

  云河长得这么好看,画魔一定不会放过他。

  这次是自己连累云河了……

  小香心里既后悔又害怕!

  自己真的不该三番四次来找云河的……

  她惊慌地拉着云河,拼命地指着出口的方向,意思是说:我来拖住这魔头,你快逃!

  云河感觉到小香牵着自己的那只小手是冰冷冰冷的。

  他与生俱来就拥有异于常人的心灵感应能力,即使小香不能开口说话,但他能读懂小香的心意。

  这丫头,还不到十岁,这年纪要是换作出生在普通家庭的孩子,绝会会被父母当成宝贝那般呵护着,遇到委屈和危险,还可以躲在父母的怀中撒娇。

  而她在苛刻的环境成长,心志比一般的孩子成熟。

  在危难当头,她没有独自逃生,而是勇敢地挺身而出保护别人,这份勇气和正义是那么难得,不知道多少成年人勇敢多了。

  云河被小香的情义所感动。

  看到小香拼命护着云河,画魔又阴阴嘴地冲着云河笑道:

  “啧啧啧,宝贝呀!看来这小娃娃很喜欢你呢!”

  此刻,画魔虽然变成了女人,但是她身上的气息跟男儿身时是一模一样的,再加上用“宝贝”这种恶心的称呼来叫唤自己,也就只有那个噬魂夺魄的画魔了!

  云河根本不用开口问就把画魔认出来了。

  云河的眼神里并没有恐惧,只有气愤。

  他面无惧色地盯着画魔,镇定地说:“画魔,你无非是想得到我的灵魂,我可以答应你,不会再逃。这个小女孩身上没有你所需要的灵气,她的灵魂也不好吃,你能不能别伤她,放了她?”

  看到云河不逃,反而为了自己向画魔求情,小香又是惊讶,又是感动,又是心虚。

  惊讶,是因为从画魔和云河的对话听来,他们两人早已认识?而且是云河是从画魔手中逃出来的猎物?

  难怪云河身上有伤,还一直藏身于山洞。原来追杀他的人,竟然是自己的主人画魔!是画魔把他打伤的……

  感动,是因为云河对自己的关怀。她在这世上无依无靠,孤苦伶仃,还要受这魔头的百般折磨,没有快乐可言。

  她的生活就像一潭绝望的死水,漆黑,浑浊,看不到希望。

  云河的出现,就像一道温暖的阳光,照亮了她漆黑的内心,让她尝到了亲情般的温暖,在绝望之中得到了救赎。

  而内疚,则是因为,她并不是云河所说的无辜小女孩。她是画魔的奴仆,她终年为画魔炼制香薰,牵制那些被画魔捉来的无辜人类,她是画魔的帮凶……

  想到云河就像一道纯净温暖的阳光,而自己则像地底的龌龊的烂泥,小香自惭形秽,更是惭愧得没有脸去面对云河。

  画魔听了云河直接唤自己的名字,不由得对云河更加刮面相看了,她一脸赞赏地笑道:

  “不愧是我相中的宝贝,这份眼力不错,连我换了一个性别你都认得出来呢?你说,其实你在心里是不是对我念念不忘呢?”

  呸!谁会对你这种食人魔头念念不忘了?云河在心里骂。

  画魔全然不理会云河恼火地盯着她的那种目光,继续笑着打趣他:

  “我说嘛,其实我俩之间,不一定是猎食者与猎物的关系,我们的关系可以变得更加亲近一些……比如说,你可以留在这里,做我的男人,我会对你很好的,保证让你食髓知性,流连忘返。”

  画魔的话让云河一阵发寒。

  他可不想被这个不男不女的画魔沾染!

  他着急地想着逃出去的办法。

  还有,自己要逃,这个小女孩也要救……

  这份决心,他是无比坚定。

  他皱着柳眉,沉着声音道:“画魔,我的要求,你是答应不答应?”

  画魔听了,又咯咯地冷笑了:“我的好宝贝,你之前没受伤都不是我的对手,如今你重伤未愈,在我面前就形同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你凭什么跟我谈条件呢?我想杀谁就杀谁,想怎样杀就怎样杀,你管得了吗?”

  云河风轻云淡地说:“你说得没错,我在你面前,的确弱得不值一提。但是你也别忘了我拥有与众不同的灵魂,即使我失去灵力,依然随时能自爆灵魂。要是我这样做了,你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都得不到了。”

  画魔愣了一下,没想到云河居然会为了一个卑微的奴仆用灵魂来要胁自己!

  画魔心里很妒忌小香能得到云河的怜爱。

  但是再一细想,既然云河如此在乎小香,那小香岂不是成了他的弱点?

  只要小香在自己手中,还愁他不乖乖地听自己的话吗?

  想到这里,画魔又觉得这个游戏越来越好玩了,她不由得嘴角都笑得扬了起来。

  画魔笑眯眯地说:

  “宝贝呀!你是我这千万年以来,见过的最漂亮,又最有趣的男人。要是你随随便便就死了,那就太浪费了。我还想跟你共渡漫长的快乐时光呢!所以呢,我决定陪你玩这个游戏,你开心就好。”

  她的眼睛几乎眯成一条线。

  她是男人身时,遇到激动的事儿,也会现出这副表情。

  都说眯眼睛的都是怪物,这话的确不假。

  这画魔,实在是太坏了。

  “拂!”的一声,画魔扬了扬水云灰袖,生起一阵妖风,就将云河和小香卷走了。

  这妖风就像绳子一样,将云河全身捆得丝毫不能动弹。

  这一次,画魔小心得多了。

  上一次,她只是轻轻推了云河一下,云河就直接撞到洞壁上,摔下来后还吐血不止。

  云河逃出来好几天了,照理来说,如果好生养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可是云河的脸色居然仍苍白得像纸一样。

  看样子,他的伤势挺严重的,至今还没恢复。

  知道这个漂亮的宝贝就像瓷娃娃一样脆弱,画魔这次捉云河,就相对温柔很多了。

  那阵妖风只是令云河无从挣扎,却也没有伤云河分毫。

  就是这样,云河很郁闷地又被画魔带到原先那个瘴气薰天的石洞。

  被妖风捆太久,云河四肢都麻透了,在画魔把妖风收起那一瞬间,云河浑身无力地跌倒在冰冷的地上。

  小香见状,连忙去扶他。

  看到云河弱柳扶风的样子,画魔又笑道:“宝贝,你可真是太弱,你这个样子,又怎能侍候我呢?”

  云河冷冷瞪着画魔,气愤地骂:“呸!谁要侍候你了!做梦!”

  “唉呀,好凶的眼神呀,我好害怕呀!宝贝,人家觉得好委屈啊!哪怕你拿出对那丫头万分之一的温柔来对待人家,人家就好感动了。”画魔故作可怜地用哭腔说着,好像一个被男人抛弃的女人,那颜艺也是绝了。

  “不知羞!你是个噬魂夺魄的魔头,我看到你的模样就想吐了,我恨不得杀了你,又如何对你温柔?”云河毫不顾忌讳地骂。

  画魔听了,不生气,反而笑道:“宝贝,你以为用激将法我就会痛快地杀了你吗?你是想少遭些罪吧?不过很可惜了,你的方法不凑效。”

  云河冷笑:“如果你这样想,那就大错特错。我惜命如金,可不想无端端死在你手中,我还有很多事情未做完呢!”

ag亚洲集团官网|平台  “也对喔!你要做的事情,就是做我的男人。我说你呀好宝贝,既然无法改变命运,何不面对现实?不管你情不情愿,这辈子,你是无法离开这个地方了。不如敞开心怀坦然地接受我吧?其实我长得也不差呀,你为啥总要对我如此冷漠?”

  画魔像个女人那样,扭着纤丽的身影,向云河抛了一个媚眼。

欢迎大家访问:贝壳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beikexiaoshuo.com/1_2412/1474/